购物车
我的足迹

谈谈公文写作的理性——读《大美可追:余秋雨的文化美学》有感

加入Vip免费下载 立即下载
谈谈公文写作的理性——读《大美可追:余秋 雨的文化美学》有感 从总体上看,文学写作偏重于感性,公文写作则偏重于理性,论文写作则几近 “纯理性”。但三者的理性成分各不相同,核心成分分别是情感理性、政治理性、学 术理性。至于道德理性、哲学理性,这是“公用”的也是“通用”的。 公文的亮点在于理性思考的灵光闪耀。 公文写作的理性表现为个体理性或集体理性,但评判标准却是整体理性、普遍理 性,应当是“有道理、合常理、循公理、求至理”。 上面这些文字,是“五一”假期我读《大美可追:余秋雨的文化美学》(以下简 称《大美》)一书得到的感悟。余秋雨是文学家、艺术家、散文大家,在他写的这本 书里,没有一个字提到公文,但我读书时的所思所悟,几乎全部落在公文写作上,看 似跑偏,实则相通。说实话,我都有点儿佩服自己了——看什么、读什么都能联系到 公文写作上。慧不如痴,我这究竟是“着迷”“着魔”还是“着相”呢? 不管怎样,读书重在开悟,能有所领悟总是好的。下面,我就聚焦自己的“悟点 ”,适当展开来“发发悟”。 思考要有深度,就得来点儿终极思考,聚焦“元命题”,找到问题的“底层逻辑 ”。 那么,就我写的这篇文章来说,关键是搞清楚公文写作的理性究竟是怎样一种理 性——它是谁?从哪里来?往哪儿去? 公文写作的理性,本质上是思维理性。任何一篇“写就”而不是“抄就”的文稿 ,都是思想的反映、思维的结果。其品质的优劣,看似取决于思想含金量的多少,但 从根本上说,则取决于思维水平的高低。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和把握。但我们对公文 写作理性的探究,绝不能仅此而已,还需要进一步往深里挖。 我认为,公文写作的思维理性,首先应当是一种政治理性。政治 理性是“第一性”,这是由公文的政治属性决定的,与文学写作的情感理性、论文写 作的学术理性有很大不同。公文姓“公”,“公”说明权属国家和集体、事关党和人 民事业,这就决定了公文是治国理政的工具,也就是政治的工具。公文写作,必 须把讲政治挺在最前面,旗帜鲜明讲政治,理直气壮讲政治,毫 不含糊讲政治。起草公文,首先需要有强烈的政治意识,一切都要从政治上看 ,始终坚定政治立场,准确把握政治方向,严格遵守政治纪律,严密防范政治风险 ,充分考虑政治影响,倾力确保政治效果,特别要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 、政治道路上始终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需要说明的是,政治理性并不排斥政治感情。就我们机关干部来说,如果不能怀 着对党和国家、对人民群众的大爱真情,那是一定写不好公文的。 公文是政治与人文联姻的产物。所以,公文既要有政治站位的高度,又要有人文 关怀的温度,冷冰冰、硬邦邦的公文绝不是好公文,文绉绉、软绵绵的公文也绝不是 好公文。 公文写作的思维理性,其次应当是一种突出的问题理性。问题不仅是事物的矛盾 ,更是时代的声音,是创新的起点和动力源。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我们中国共 产党人干革命、搞建设、抓改革,从来都是为了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可以说,改革 是由问题倒逼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得以深化。”正因为如此,总书记反复强调 ,要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以重大问题为导向。公文写作,尤其需要抓住事关全局、事 关长远发展、事关人民福祉的紧要问题,以解决问题为工作导向,瞄着问题去,追着 问题走。 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被称之为“三段论”,是公文写作的经典模 式。贯穿其中的,是鲜明的问题导向,也是严肃的问题理性。所谓“